搜索一下,可以快速帮你找到您需要的内容

汉娜·阿伦特式的审判

汉娜·阿伦特式的审判   事件是历史的推手,但许多时候却因无人研究与记载,便只能听从事件历史效应对我们的指挥。不过,“审判”是个例外,有律师、有证人;并且在很偶然的情况下,有些审判的叙事得以名留青史。犹太裔政治学家汉娜·阿伦特在1961年撰写有关以色列审判纳粹刽子手艾希曼的文字,在半世纪后仍以“邪恶的平庸”为人所热议,便是这样的例子。

  阿伦特所做的是重拾古希腊神学伦理学的哲学尝试:我们必须透过刽子手的“行动”来量化其恶,而不是扭曲其“动机”。在现代世界中,人类是通过一系列带着社会进程的纽带发展我们的“行动”,当这个行动导向恶时,一个平庸且无判断力的行尸,将比有意志的杀人狂更可怕许多倍。如果不先批判“平庸”与这现代机制的勾结,我们的“审判”永远不会到位。

发表留言

你的隐私不会对外公开,请放心留言*

您可以使用这些html代码: <a href="" title=""> <abbr title=""> <acronym title=""> <b> <blockquote cite=""> <cite> <code> <del datetime=""> <em> <i> <q cite=""> <strike> <strong>